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崔道植:“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發表時間:2019-06-17 10:58:54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777928

摘要:米巧銘,米店吉他譜,米店,大花蕙蘭圖片,大草原上的小老鼠,大荔縣人民政府網

  “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記中國首席槍彈痕跡鑒定專家、黑龍江省公安廳原刑事技術處處長崔道植

  崔道植在電腦上查看其制作的《槍彈痕跡檢驗》PPT課件。本報記者 張士英攝/光明圖片

  【時代先鋒】

  憑幾枚彈殼就能撥開案件的重重迷霧,僅半枚指紋就能從茫茫人海中鎖定真兇……“白寶山襲軍襲警案”“張君、李澤軍系列搶劫殺人案”“鄭州特大持槍搶劫殺人案”等系列重大刑事案件成功告破的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1955年從警至今63年,他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了7000件,無一差錯;退休20年,卻一直退而未休,堅持戰斗在重特大案件偵破的第一線。他,就是公安部首批特邀刑偵專家、中國首席槍彈痕跡鑒定專家、黑龍江省公安廳原刑事技術處處長崔道植。

  刑偵戰線的“定海神針”

  白色襯衫、黑色外套、一絲不茍的銀發,目光如炬,今年已85歲的崔道植仍然保持著刑偵警察這個職業特有的精神氣度。

  時針回撥到1996年。3月至12月,北京、河北連續發生7起襲擊武警、駐軍哨兵,搶劫武器彈藥、持槍搶劫殺人案,犯罪嫌疑人采用暗中埋伏、暴力偷襲的作案手法,打死、打傷軍警人員7名。1997年,新疆又發生3起持槍搶劫巨額現金案。

  接連發生的案件震驚全國,影響遠達海外,被公安部列為1996年“1號案件”、1997年中國十大案件之首,國際刑警組織也將此案列為當年國際第三號刑偵重案。

  案發后,公安部緊急開展專案攻堅,卻始終不能鎖定犯罪嫌疑人。各種流言漸起,案發地群眾人心惶惶。

  隨著案件的深入偵查,北京、新疆兩地作案現場遺留的彈殼,成為唯一有價值的線索。所有偵查工作都聚焦一個問題:兩地彈殼是否為同一支槍發射,能否并案偵查?

  經過眾多專家初步鑒定,結論為:北京現場彈殼是“八一步槍”,而新疆現場是“五六步槍”。據此,兩種槍不可能并案,專案又將陷入僵局。

  此時,崔道植接到公安部命令趕到新疆專案組。

  “沒有能夠留下同樣指紋的兩只手,也沒有可以留下同樣彈痕的兩支槍。槍械在擊發子彈的過程中,會在彈頭與彈殼上留下摩擦痕跡,發現與辨別這些微小的斑痕,正是警方進行彈道分析、尋找槍源的關鍵線索。”崔道植說。

  經過與同事4天不分晝夜的彈痕比對,崔道植最終得出結論:北京和新疆案發現場彈殼為同一支“八一式”步槍發射;根據作案者熟悉兩地的情況分析,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員。

  根據崔道植提供的意見,專案組調整偵破方向,一周后案件告破,兇犯白寶山被抓獲,白寶山的情況與崔道植的判斷完全符合。經崔道植過目的各類子彈數以萬計,辨槍識彈的眼力與經驗就是在一槍一彈的積累中磨礪而成的。2018年崔道植入選“改革開放40周年政法系統新聞影響力人物”,并被評為中國首席槍彈痕跡鑒定專家。

  談及自己的從業經歷和外界的贊譽,崔道植一向淡然:我很平凡,只是做好本職工作而已,組織卻給了我太多榮譽。

  將工作難題作為科研課題

  1955年,21歲的崔道植從部隊轉業到黑龍江省公安廳,成了我國第一代刑事技術警察。從一名普通刑警到享譽全國的刑偵專家,他不僅以過人的鑒定技能屢破刑偵大案,更為共和國刑偵技術的發展與完善作出巨大貢獻。

  “我們遇到的各類刑事案件,沒有一起是重復的,尤其是現在犯罪手段變化很快,怎么辦?一定要把實際工作中遇到的難題作為研究的課題,扎進去鉆研,千方百計把問題解決掉。”崔道植說。

  1984年,崔道植參與了公安部彈殼痕跡識別技術的科研課題研究,當年12月全國槍彈彈殼痕跡檔案管理系統建立并通過了部級審核鑒定。然而彈殼只是子彈的一半,彈頭痕跡的比對鑒定,在當時仍是國際刑事技術領域共同面對的難題,為了找到彈頭上最穩定的膛線痕跡,崔道植通過實彈射擊實驗開始了艱難的尋找。

  在數千枚細小的彈頭上,崔道植對每條膛線的每一毫米進行分割觀察,從而找到最為穩定的痕跡點,并精確到零點幾毫米。崔道植關于彈頭膛線最穩定特征區域的研究成果獲得了公安部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為研究彈頭痕跡自動識別技術提供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然而,要使彈頭痕跡像指紋一樣實現準確、快捷的自動比對識別,還需要將立體彈頭上的痕跡轉化為平面的圖像,這樣才能輸入電腦建立彈頭比對的數據庫。直到崔道植正式退離工作崗位,在中國警界,這個技術難題依然沒有得到有效解決,這成為他的一個心結。

  1997年在公安部舉辦的國際刑偵器材展會上,崔道植看到了美國與加拿大研制的“槍彈痕跡自動識別系統”,他的內心再也難以平靜。“必須研制出我們自己的彈道痕跡自動識別系統。”崔道植暗下決心。

  搞科研需要經費,自己已經退休,不能再向單位要經費了,他精打細算,從工資里留夠生活費用,其余全部花在科研上。

  如何將彈頭上的立體痕跡轉化為平面圖像?崔道植開始嘗試各種辦法。讓彈頭在一種平面介質上滾動從而彈過留痕,這在理論上無疑是可行的,然而,哪種材料適合呢?崔道植奔波于各地的建材市場,挑選購買各種材料進行試驗。

  “偶然間,我發現一種金屬鋁箔膠片特別適合。”談及此,崔道植開心地笑了。此后,在黑龍江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的一間小屋內,他裁剪成千上萬張鋁箔膠片,不分晝夜地進行彈頭痕跡的復制實驗。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4年多的苦心鉆研,崔道植終于發明出用特制鋁箔膠片提取彈頭膛線痕跡的技術方法,使用他專門設計的彈痕展平裝置滾動彈頭,可以將彈頭的膛線痕線清晰穩定地復制在鋁箔膠片上,以這樣的技術提取彈痕建立的《彈頭膛線痕跡自動識別系統》,在2001年通過了部級專家鑒定:“總體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公安部將此項科研成果列入2002年度重點項目推廣。該系統中的“制模片”及“彈痕展平裝置”已被全國13個省、市、地39個單位采用,并用此技術破獲了一批涉槍案件。

  除在槍彈痕跡鑒定方面取得了多項位于國際前沿的科研成果外,崔道植研發的《指甲的同一認定》理論、《痕跡圖像處理系統》等指紋與足跡鑒定技術,也獲得了多項部級科技進步獎,這些具有首創意義的科研成果填補了中國刑事技術的多項空白。

  “是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從舊社會過來的窮孩子,從小父母雙亡,沒有感受過父母之愛,是黨解放了我,把我從一個只有初中文化的窮孩子教育培養成一名共產黨員、痕跡檢驗專家,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報恩,完成好黨交給我的每一項任務,永遠聽黨話、跟黨走,這是我一生的信念和精神力量。”談及此,崔道植哽咽了。

  “我是1953年12月6日入黨,入黨介紹人是閆明信,劉永祥”,對于自己的入黨時間,已85歲高齡的崔道植脫口而出。崔老說,入黨對他而言,是政治生命的開始,意義非凡,他將永遠銘記,并且一生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

  “崔老師不管路程有多遠,也不管自己多大年紀,到現場辦案,他能坐火車,絕不坐飛機,能擠公交、地鐵,絕不讓人派車接送。用他自己的話說‘為國家省點錢’。”與崔老共事多年的黑龍江省公安廳刑偵總隊副總隊長曹華說。

  他的學生,黑龍江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吳剛也領教過崔老的“倔脾氣”。“一次和同事出差回哈爾濱,碰巧與崔老師同乘一個航班。飛機到達后,已是深夜,單位來車接我們,我邀請崔老師一同回市區。但崔老師堅決不肯,反復說:‘我已經退休了,不能再占公家的資源。’到底還是花錢坐大巴回家。”這件事讓吳剛終生難忘,也時刻鞭策著他。

  崔道植不僅自己一生獻給共和國的刑偵事業。受他影響,三個兒子也投身警營。特別是小兒子崔英濱繼承父業,也從事痕跡檢驗工作。

  “忙”是崔英濱小時候對父親的唯一印象。“父親早出晚歸,有時候連續1個月在外面辦案或者在實驗室,根本見不到面。看到母親吃苦受累,我非常不理解,甚至一度很恨他。”崔英濱說,“后來我從事與父親一樣的工作,才開始慢慢體會,要干好這份工作就要把自己全部奉獻出去。每次出去培訓的時候,全國各地的公安干警每每提起父親都很是敬佩,現在我為他驕傲。”

  崔道植的老伴患有阿爾茨海默癥,近兩年病情愈加嚴重。夜晚,在養老院的公寓里,崔道植照顧老伴入睡后,自己悄悄從床上爬起來,輕輕關上房門,來到客廳,打開電腦,一直工作到深夜。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想把60多年來經歷過的經典案例,做成一個個PPT,集合成冊留給新一代刑偵人員做個參考。另外,只要公安部和省公安廳有指令,我馬上出發去現場。”崔道植的話擲地有聲。

  【短評】

  彈道有痕 忠誠無悔

  回首崔道植的從警人生,就像翻開了一本厚厚的卷宗,這是一部共和國刑偵技術的發展歷史,也是一件件大案要案的真實記錄。他縝密而精確的鑒定報告為一個個疑難案件的偵破,提供了明確的方向。

  辨痕知槍,觀彈知人,崔道植在長期而艱苦的實踐中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從警以來,由他檢驗鑒定的痕跡物證,超過了7000件,無一差錯。他研發的痕跡圖像處理系統、彈頭膛線自動識別系統填補了國內刑偵技術的一項項空白。

  功勛是奉獻的力量,忠誠是信仰的見證。“神探”之神來源于精神的力量,來源于永不磨滅的忠誠。當談及黨和國家將他從一個只有初中畢業的窮孩子教育培養成一名共產黨員、痕跡檢驗專家時,崔老曾一度哽咽。他說黨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他要報恩,完成好黨交給的每一項任務,永遠聽黨話、跟黨走,這是他一生的信念和精神力量。

  “我是1953年12月6日入黨。”對于自己的入黨時間,已85歲高齡的崔道植脫口而出,時間精準到天。因為,對他而言,入黨是政治生命的開始,意義非凡,他將永遠銘記,一生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

  “要堅持政治建警、全面從嚴治警,著力鍛造一支有鐵一般的理想信念、鐵一般的責任擔當、鐵一般的過硬本領、鐵一般的紀律作風的公安鐵軍。”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強調。字字千鈞,重托如山。

  63年履職盡忠,63年無怨無悔,崔道植用他一生的付出與奉獻,生動詮釋著“四個鐵一般”的公安隊伍之魂,更讓我們看到了一名共產黨員的赤誠初心和使命擔當,他用信仰樹起了一座豐碑。

  (本報記者 張士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