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文導播 > 正文

迪瑪希:錄一首中文歌要先記倆月
發表時間:2019-06-17 10:12:24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777839

摘要:簡譜歌譜大全,簡轉繁,簡道云,大氣采樣器,大氣高端上檔次,大漢帝國風云錄

  發行全新專輯《iD》,集結姚謙、譚伊哲、王雅君等幕后班底,親自操刀制作

  迪瑪希 錄一首中文歌要先記倆月

  6月14日,迪瑪希最新專輯《iD》在音樂平臺正式上線。自2017年在音樂節目里以《一個憂傷者的求救》《秋意濃》等歌曲中極具辨識度的嗓音被中國觀眾熟知后,這位來自哈薩克斯坦的“進口小哥哥”終于親自操刀制作,推出了這張屬于自己的新專輯。

  前不久,新京報記者在北京見到了忙碌行程中的迪瑪希。迪瑪希笑言由于自己“天賦不夠”,中文還不夠流利,同時他也謙虛地表示,在長時間的籌備過程中,自己已經在專輯里盡了最大的努力,“如果達不到一些高標準的期待的話,希望大家能夠原諒,也請各位聽眾給出一個客觀的評價。”

  01 《戰爭與和平》

  作詞:姚謙

  作曲:迪瑪希

  啊 戰爭與和平

  啊 誤會與理解

  淚 凝成時光中化石

  誰還記得 愛恨的細節

  由姚謙作詞、迪瑪希作曲的這首歌曲,希望反對戰爭呼吁和平,用音樂來追求愛與光明。“我不想看到戰爭、不想看到小孩子的眼淚,所以我寫了這首歌,”迪瑪希說道,“我作為一個歌手沒有辦法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我想借這首歌表達我的所感所想。如果這首歌哪怕是喚醒一個人的憐憫之心和仁慈,我的想法就實現了。無論強者還是弱者,歸宿都是變老,希望每個人都記住這一點。”

  04 《月光媽媽》

  作詞:姚謙

  作曲:

  Ulukpan Zholdaso

  晚霞是黃昏的尾巴

  星星就要出門了

  月亮是他們的媽媽

  守護著夜的天涯

  專輯中另一首由姚謙作詞的歌曲,編曲上以鋼琴弦樂為主題架構,并融入經典歌曲《世上只有媽媽好》,迪瑪希表示,這首歌用來獻給世界所有孤兒以及失去媽媽的孩子們。

  談起自己與媽媽之間的感情,迪瑪希說,自己經常在國外工作的時候思念她,“當我很疲憊的時候、工作很累的時候,我都會想我的媽媽。有時候真的想把手頭所有的工作都推掉,然后直接飛回國見她。不過幸好,有時候我在國外辦演唱會,我的媽媽爸爸也會經常飛過來看我。”

  09 《Sagyndym Seni想念你》

  作詞:Kanat Aitbayev

  作曲:Kanat Aitbayev

  你記得那美好的夜晚嗎

  情竇初開的日子

  我們懷抱夢想

  我們互訴衷腸

  《Sagyndym Seni想念你》——1998年,迪瑪希父親Kanat曾寫下了一首歌送給迪瑪希的母親Sveta ,表達他無盡的愛慕與想念。二人當年因同樣熱愛音樂而相知相戀,那些因為夢想而產生的美好,也一直是迪瑪希向往的愛情模樣。

  2018年8月20日,是迪瑪希父母結婚25周年的銀婚紀念日,而迪瑪希重新詮釋這首哈薩克情歌《Sagyndym Seni想念你》,以兒子的身份獻上愛和祝福。在這首歌中,迪瑪希保留了最原始的唇齒音,沒有過度的修飾,用深情而細膩的聲線娓娓訴說,返璞歸真,溫暖而飄逸。

  命名

  名字中有愛有責任

  據悉,迪瑪希的這張新作名稱“iD”包含了多重含義:首先,這兩個字母藏于迪瑪希的英文名Dimash中,“i”既代表“愛”,包涵了他對一切生命萬物的大愛,也是迪瑪希對“自我”的肯定與追求,更是身為一名90后青年偶像“idol”的責任與動力;“D”則代表著音符的起源“Do”,也是迪瑪希對自己歌迷的愛稱“Dear”。

  曲風

  涵蓋電子搖滾舞曲流行

  迪瑪希表示,這張專輯同時收錄了英文歌和中文歌,涵蓋電子、搖滾、舞曲、流行等多樣風格,他坦言希望向觀眾傳遞出一個訊息,那就是“迪瑪希”是一個多方面發展的全能歌手,“各個風格的音樂作品,我都能夠呈現。”,迪瑪希也表示自己私下聽歌時,不同的時間段會有不同的傾向,“有時候我喜歡聽重金屬,有時候喜歡聽爵士,有時候喜歡聽古典音樂,哈薩克民族的音樂我也聽得很多。但是總體來說,我聽得比較多的還是古典和爵士這兩個方向。”

  制作

  現在還在探索階段

  《iD》幕后班底集結了姚謙、譚伊哲、王雅君、唐恬、宋秉洋等華語樂壇創作高手以及國外多名創作者,迪瑪希也親自參與創作以及編曲、和聲等每個環節,迪瑪希謙虛地表示,“因為我現在在讀編曲的研究生,在閑暇的時候也會突然產生創作靈感,當然那些作品還不算是頂級的作品,現在還屬于一個探索的階段。”

  中文

  不是我不努力我的天賦就這樣

  “大家好,我是迪瑪希”——這是迪瑪希說得最流利的中文之一,他表示自己為了學中文下了很大工夫,但依然尚未完全掌握這門高深的語言,“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的天賦就是這樣,”他笑言,每當自己要學習一首中文歌曲時,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會先翻譯成哈薩克斯坦的語言供他理解,“有些幾分鐘的歌,我可能要花費兩個月的時間,經過不斷地強化不斷地記憶,才能夠記住。錄音的時候大家也都會陪同我到錄音棚,熬很長時間去錄制,在他們的支持和鼓勵下,我才能一首一首錄完這些中文歌。”

  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暢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