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策解讀 > 正文

《求是》雜志署名文章:認清本質 洞明大勢 斗爭到底 ——中美經貿摩擦需要澄清的若干問題
發表時間:2019-06-17 06:36:59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777667

摘要:第一贅婿,第一黃金網,第七大道,大商道 電視劇,大嘴棋牌下載,大嘴棋牌

  一年多來,美國政府單方面挑起并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給兩國經貿關系和世界經濟發展帶來不利影響。圍繞這場罕見經貿爭端的是是非非,海內外已發表了大量言論,事由更加清楚、真相更加明了。中美經貿摩擦涉及的問題很多,需要進一步澄清的問題還有不少,中國人是信服道理的,中國人不怕講道理,真理愈辨愈明。

  國際經濟合作中,正常的貿易關系是建立在等價交換基礎上的互惠互利關系,而不是你多我少、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國際貿易有利于推動資源在世界范圍內優化配置,促進各國經濟共同發展,推動人類社會共同進步,國際貿易的歷史早已證明這樣的實踐是有效的,實踐經驗也早已成為國際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中美經貿合作的事實也作了同樣的驗證。中美建交以來,在雙邊貿易方面,1979年至2018年,雙邊貨物貿易額從不足25億美元增長到6335億美元,增長了252倍;在雙向投資領域,過去40年,中美雙向投資由幾乎為零到累計近1600億美元,中美互為對方重要投資伙伴,投資的雙向性和互惠性進一步顯現。中美經貿關系發展的歷程證明,中美通過優勢互補、互通有無,有力促進了各自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雙方經貿往來是惠澤彼此的關系,而非中國讓美國“吃虧”的過程。

  更進一步看,國際貿易在整體上會增進參與國利益,但這種利益在參與國之間的分配可能是不均等的。國際價值理論證明,在國際市場上,商品價值取決于國際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由于商品按照國際價值進行交換,勞動生產率更高的一方在交換中更具優勢,會分得更多利益。國家之間可以不斷進行交換,甚至反復進行規模越來越大的交換,然而雙方的贏利未必因此相等。毫無疑問,美國企業的勞動生產率更高,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更高,在國際交換中是獲利更多的一方。在外貿領域,曾有個說法,中國需要出口上億件襯衫才能換回一架美國波音飛機。這樣的例證雖令人震動,但也是貿易規律的反映。長期以來,美國在貨幣、技術、市場乃至行業標準等方面擁有壟斷權力,因而在國際貿易中獲取超過正常利潤水平的壟斷利潤,美國企業和家庭也充分享受了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物美價廉的豐富產品,得到了巨大的好處。當然,中國也從中美經貿中獲得了利益,但這都是中國人民以勤勞苦干獲得的,根本不是因為占了美國的便宜。同時還要看到,中國處于生產價值鏈的中低端,美國處于價值鏈的中高端,中國在經貿交易中是付出了更加巨大代價的。

  為什么美國一些人不顧事實,固執地認為美國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吃了虧”呢?要害就在于霸權主義的“零和博弈”思維作祟。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憑借其超強實力取代西歐老牌帝國主義列強,成為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中心。冷戰結束后,美國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唯一超級大國,霸權主義的思維深入到了美國一些人的骨髓中。他們以霸權主義的思維來考量,中國在任何方面獲益都會被看成使美國“吃了虧”,中國在任何領域接近甚至超過美國都會被當作對美國的“威脅”。在他們的心目中,只有將中國長期鎖定在依附地位,壓制于產業鏈中低端,而美國則永居壟斷地位,永保霸主權威,永享壟斷利潤,才算得到了“公平”和“安全”;一旦認為中國與美國之間有可能形成平等競爭的關系,即便這種關系是互利互惠的,也不符合其霸權主義的目標,一定要加以遏制和打壓。

  有如此荒謬的“零和博弈”思維,怎么可能塑造正常的中美經貿關系?

  德國歷史學派的代表李斯特用“抽梯子”的說法,對這種伎倆進行了絕妙諷喻:一個人當他已攀上了高峰以后,就會把他逐步攀高時所使用的那個梯子一腳踢開,免得別人跟著他上來。這就是美國一些人所謂的“公平貿易”雙重標準的實質。

  長期以來,在國際貿易領域存在著嚴重的不公平現象,這種不公平主要體現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利用自己的科技優勢和壟斷性權力,在國際貿易中從發展中國家低價獲取資源、勞動力和產品,高價賣出其高技術產品和服務。這種不公平的貿易格局為美國帶來巨大利益的同時,也讓發展中國家蒙受了重大損失。事實上,美國在國際貿易中利用這樣的優勢占盡各國的便宜,但美國一些人卻喋喋不休地抱怨貿易不公平,這到底奉行的是“強權”還是“公理”?

  回顧歷史,美國一些人曾多次給競爭者扣上“不公平”的帽子。當歐盟實力上升時,歐盟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當日本有超越之勢時,日本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現在,中國又成了美國一些人眼中的“不公平競爭者”。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美國一些人主張的“公平”與“不公平”完全是站在一己私利的立場設定的,具有強烈的單邊主義和利己主義色彩。“不公平貿易”已成為美國一些人推行霸權主義的萬能工具,什么時候需要就什么時候拿出來,哪個國家強大了就扣在哪個國家頭上。

  世界貿易組織的各項規則是經各經濟體協商同意、普遍認可的,如果成員國之間發生貿易爭端,應在世貿組織框架內解決,這是維護國際經貿關系公平的基本原則。美國作為世貿組織的創始國之一,理應遵守這一基本原則。然而,美國一些人并沒有這樣做,相反卻繞開世貿組織大搞貿易霸凌主義,不斷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挑起經貿摩擦。如此作為,當然絕不可能帶來公平貿易。如果他們真有解決經貿問題的誠意,就該好好反思自己強調的“公平貿易”是否真的公平,走出自設的“公平貿易”籬笆,在與各國平等協商中尋找解決經貿問題的切實辦法。

  中國高科技企業進行圍堵遏制,竭力打壓中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擠壓中國高科技產品的市場。這種倒行逆施的科技霸權主義行徑,絕不可能得逞。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技實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決定著世界政治經濟力量對比的變化,也決定著各國各民族的前途命運。正因為科技發展具有如此重要的作用,所以美國一些人的霸權思維、壟斷做法和雙重標準在這個領域展現得淋漓盡致。地緣政治專家亞當·加里在一篇文章中刻畫了美國某些人的心態:在這種零和思維的驅使下,中國創新太少時受到指責,中國創新太多時同樣受到指責,還要遭受保護主義關稅,這說明了美國的虛偽,它暴露了一種狹隘、自私的心態,看不到雙贏模式下的共同成功的現象。美國一些人的目的,無非是想把中國永久性地排除在科技創新的前列之外,永遠接受美國壟斷資本的盤剝。

  然而,這只是霸權主義者的一廂情愿。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國科技活動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依賴空前加深,科學技術的進步在越來越大的程度上成為世界各國共同參與的結果。特別是在信息網絡技術迅速發展的推動下,科學技術的交流與傳播在范圍、速度和規模等方面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科技創新的全球化進程空前提速,科學技術的全球擴散滲透日益加強,各個國家在科技領域的交流互鑒日益頻繁,跨國聯合研究成為常態,科技創新成果的全球性應用是大勢所趨。

  推動科技創新與進步是每個國家的正當追求,加強科技合作與交流是推動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重要動力。為了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地造福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大力推動科技創新,促進科技進步,加強科技合作,反對科技霸權,這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權利。

  經過長期不懈努力,中國的科技發展已經取得巨大成就,引起國際社會普遍重視。這些科技成就,既不是“偷來的”,也不是通過“強制轉讓技術”得來的,而是千千萬萬科技工作者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結果,是中國以互利共贏為基礎開展國際技術合作的結果。中國生機勃勃的科技創新事業和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證明,美國用卑劣手段打壓圍堵所謂的“競爭對手”,并不能保證其科技領先地位。

  工人”的施政原則,強調推動“制造業回流”。美國一些人“一手胡蘿卜,一手大棒”,對于來美國建廠的企業給予優惠政策,對于那些關閉美國工廠、去境外設廠的企業,就拿關稅做文章,逼迫企業回美國生產。這些貿易保護主義行徑,真能讓美國實現“制造業回流”嗎?

  “制造業回流”能否實現,首先要看導致美國制造業外流的原因是什么。

  從美國國內經濟看,其制造業外流是由美國經濟運行的規律決定的。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為實現最大限度盈利,美國的跨國公司把越來越多的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它們通過產業轉移,降低成本、擴大市場、轉移污染,提高資本的獲利空間。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資本避開了利潤率較低的實體經濟部門,轉而投向金融領域,從事金融投機活動,導致美國經濟出現空心化和虛擬化。

  從對外經濟看,美國的制造業外流是由國際經濟運行的規律決定的。在現有的國際經濟體系中,美元屬于世界貨幣,居于霸權地位,以此為基礎形成世界經濟的運行格局,其主要特點是:美國供應美元貨幣,其他國家特別是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供應物質產品。美國大量進口,形成貿易逆差,其他國家大量出口,形成貿易順差。這就意味著,試圖通過美國制造業的回流減少貿易逆差,很可能會損害美元的霸權地位。事實上,2018年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僅為11.4%,金融保險房地產和租賃業占GDP的比重則為20.7%,去工業化和金融化的程度甚至比國際金融危機之前的2007年更嚴重。可見,美國要實現制造業回流并不容易。

  反映美國工業產品產量的工業生產指數表明,經過季節調整之后,無論是整個工業部門還是制造業部門,2019年前4個月基本處于負增長狀態,分別比2018年年末下降了1.3%和1.6%。而反映美國工業行業景氣程度的工業整體和制造業的產能利用率在2019年前4個月則分別為77.9%和75.7%,分別低于1972年至2018年平均值的79.8%和78.3%。因此,從整體上看,美國的制造業并沒有在貿易保護政策中重新繁榮。

  制造業的全球分工是生產社會化在世界范圍內的延伸,是生產力發展的大勢所趨。這個趨勢盡管會受到某些國家的政策干擾,但絕不可能逆轉。美國現任政府寄希望于通過加征關稅、高筑貿易壁壘等手段制造經貿摩擦,以貼“賣國標簽”、威脅加稅等方式要求美資跨國公司回流美國,這種做法不會達到預期效果。美國制造業回不去不說,反而將嚴重破壞全球價值鏈,沖擊全球范圍資源配置,產生廣泛的負面溢出效應,降低全球經濟的運行效率。

  市值保持雙高,第一季度實際GDP年化季環比初值達到3.2%……自美方挑起中美經貿摩擦以來,美國經濟似乎還不錯,這成了美國一些人不斷升級經貿摩擦的所謂“底氣”。但如何客觀評價美國經濟所謂的“繁榮”,需要進行全面理性分析。

  從一些指標看,美國經濟在往上走,但能否持續,重點要看資本積累的狀態。2019年第一季度美國私人部門經過季節調整的固定資本投資增長率只有1.0%,明顯低于2017年和2018年的增速。根據美國官方發布的數據,2019年4月,美國耐用品訂單環比下滑2.1%,超過預期2.0%的跌幅。衡量經濟擴張的重要指標——核心資本品,4月的運輸量下降了0.9%。從發展趨勢看,經濟界人士對美國經濟的前景爭議很大。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近期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許多經濟師預測,美國經濟2020年底以前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幾乎翻倍,這主要緣于美國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

  有許多研究表明,從長期看,美國經濟正處在所謂經濟“長波”的下降期,不是穩步上升,而是穩步下降,包括美國前任財長薩默斯在內的很多學者用“長期停滯”來描述美國的經濟表現。目前沒有有力證據表明美國中長期經濟基本面得到了改善。雖然美國一些人不斷吹噓“有史以來最好的經濟”,但事實勝于雄辯。美國年均GDP增長率1950-1979年為4.0%,1980-2007年為3.0%,2010-2016年為2.2%,近兩年為2.55%。顯然,近兩年的增長率不僅明顯低于戰后所謂的“黃金年代”和上世紀90年代的“克林頓繁榮”,與奧巴馬執政中后期相比也只是基本持平,更是遠未實現經濟增速達到4%以上的承諾。

  美國以減稅拉動經濟增長的效果有限,給財政造成的壓力卻是巨大的。近年來,美國聯邦預算赤字快速上升。今年2月,美國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公共債務規模已達到22.01萬億美元。被稱為“新債王”的美國雙線資本首席執行官岡拉克直言,美國經濟的增長僅僅是債務的增長而已。美國花旗銀行也警告稱,市場開始質疑美國償付能力的“致命時刻”即將到來。這一“致命時刻”,很可能因為中美經貿摩擦升級而加速到來。

  中美經貿摩擦必將對美國經濟產生嚴重負面影響,成為拖累美國經濟的沉重負擔。從生產的角度看,中美制造業相互依存度很高,許多美國制造商依賴中國的原材料和中間品,相互加征關稅必然提高美國企業的生產成本,降低企業利潤。從消費的角度看,加征關稅將導致美國國內物價水平上升,消費者將為同等數量的商品增加更多的支出,因而在現有收入水平下必然出現需求下降。從進出口的角度看,中美相互加征關稅將直接導致美國對中國出口的下降,同時由于美國企業生產成本提高,導致美國產品國際競爭力降低,出口受到影響。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貿易保護主義是毒藥而不是良方,搞經貿摩擦沒有贏家,傷人也必傷己。20世紀30年代大危機席卷全球,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歐等國高筑關稅壁壘、大打貿易戰。殷鑒不遠!

  價格彈性較小,因此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最終大部分要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著名投行高盛的研究認為,美國政府去年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后,中國出口商并沒有“為更好在美國市場競爭”而降低價格,因此,關稅成本主要轉嫁到美國企業和家庭身上,導致了消費品價格上漲,推升美國核心通脹率。

  經貿摩擦不利于美國勞動者的就業。加征關稅會導致美國工人勞動力再生產成本增加,制約企業對勞動力的需求,使就業的增長受到制約。美國企業也將不得不承受更高的原材料價格,并且由于經濟中一些資源轉移到被征稅的領域而造成資源配置效率降低。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在《紐約時報》發表的評論文章指出,特朗普政府毫無策略性地掀起一場貿易戰,額外的關稅負擔將主要轉嫁給美國國內下游的生產商,終將讓美國一敗涂地。

  有失必有得,也總會有一些人從提高關稅中得益,成為提高關稅政策的支持者。這些人是誰呢?當然不可能是美國的普通民眾,而主要是美國的少數大壟斷資本。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杰弗里·薩克斯教授的評論可謂一針見血:中國并非美國經濟問題的根源,美國公司的貪婪才是。美國所面對的真正的斗爭對象并不是中國,而是美國自己的那些大公司。美國企業領袖和富豪群體積極推動減稅、擴大壟斷并把制造業外包到勞動力成本低廉的國家,他們這樣做都是為了增加利潤,然而他們卻十分反對那些有助于促進美國社會公平的政策。

  經貿摩擦最終的后果,只是讓極少數美國人獲益,而大多數美國人將受損。

  長和國際貿易有所放緩的大環境,中國經濟開局良好,主要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中國的經濟結構在優化,發展方式在轉變,質量效益在提升,穩中向好態勢愈加明顯。中美經貿摩擦似乎會影響公眾預期,使投資者做出非理性選擇。但實際上自2018年以來,在中央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等一系列政策作用下,中國經濟運行穩中向好。中國可用的政策工具是多種多樣的,是成熟可靠的,隨時可大顯身手。美方不要低估中國應對經貿摩擦的政策準備和能力經驗。

  看向好趨勢不變。雖然中美經貿摩擦給我國經濟增加了新的變數,但是我國經濟發展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持續增長的良好支撐基礎和條件沒有變,經濟結構調整優化的前進態勢沒有變。中國有近14億人口、9億勞動力、1.7億受過高等教育和擁有技能的人才資源、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1億多戶市場主體。中國作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擁有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內需主導型的經濟發展模式成為中國抵御外貿風險的有力武器,2018年內需對經濟增長貢獻率達108.6%,其中最終消費貢獻率達76.2%,消費已經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引擎。以戰略性新興產業、分享經濟等為代表的新動能不斷壯大,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入新的活力。2018年,中國的研發投入全球排名第二,科技創新能力不斷提高,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蓬勃發展,經濟呈現出高質量發展的良好態勢。

  看綜合優勢明顯。從時間、空間、制度優勢的三重疊加來看,我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的社會主義大國,經濟發展具有特殊優勢。一是在加速工業化和城鎮化的進程中,生產要素由農業向工業轉移,各個經濟部門和各項社會事業均將出現爆發式增長,這是后發經濟體轉型升級的一般規律。二是作為大國的人口優勢、空間優勢、內需優勢、資本積累優勢,將提供強大的韌性、潛力與回旋余地。三是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相結合,能充分調動各方積極性,使各種資源有效利用,具有明顯的體制優勢。這三要素疊加的優勢已造就了中國經濟的奇跡,現在這種優勢在持續擴大而不是減小。

  看調控手段充足。進入新時代,中國堅持以新發展理念為指導,牢牢把握高質量發展這一根本要求,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斷創新完善宏觀調控,取得了寶貴經驗,形成了政府和市場結合、短期和中長期結合、總量和結構結合、國內和國際統籌、改革和發展協調的完備的宏觀調控體系。現在,無論是財政政策、貨幣政策、收入政策,還是產業政策、科技政策、投資政策等,都存在充足的空間。中國完全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應對各種風險挑戰。

  看是挑戰更是機遇。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中美經貿摩擦的嚴峻挑戰,中國共產黨堅強領導、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政治優勢將進一步突顯,必將凝聚起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人民力量,把危機轉化為發展的機遇,把發展壓力轉化為高質量發展的動力。更加清醒地認識到,我國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還存在突出的短板,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必須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斷加大對關鍵核心技術領域的投入和研發,匯聚更多高端人才,提升科技創新能力,擺脫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困境。更加清醒地認識到,要把握新工業革命和科技革命發展大趨勢,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機遇,探索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探尋新的增長動能和發展路徑,努力在新技術領域走在世界前列,增強抵御各種風險和挑戰的能力。

  基點上,堅持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堅定不移走自己的路,加快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和實力,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把創新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無論形勢如何發展變化,中國都堅持做好自己的事情。通過改革開放發展壯大自己,是應對經貿摩擦的根本之道。中國將繼續深化改革開放,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只會越開越大。習近平主席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主旨演講中宣布,中國將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開放舉措,加強制度性、結構性安排,促進更高水平對外開放,包括更廣領域擴大外資市場準入、更大力度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合作、更大規模增加商品和服務進口、更加有效實施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更加重視對外開放政策貫徹落實。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將同世界形成更加良性的互動,帶來更加進步和繁榮的中國和世界。

(文章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DF353)

鄭重聲明:東方財富網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立場無關。
分享到:

 

收藏